<address id="b98mo"><tr id="b98mo"><var id="b98mo"></var></tr></address>
    <ins id="b98mo"><table id="b98mo"><button id="b98mo"></button></table></ins>
      <tt id="b98mo"><tr id="b98mo"><var id="b98mo"></var></tr></tt>
        <wbr id="b98mo"><table id="b98mo"></table></wbr>
      <video id="b98mo"><ins id="b98mo"></ins></video>
      <source id="b98mo"><table id="b98mo"><acronym id="b98mo"></acronym></table></source>
      <i id="b98mo"></i>

      1. 風電,徐聞工業夢新引擎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1-11-14

              11月7日,汽車疾馳在湛徐高速公路,前方,是位于中國大陸最南端的廣東湛江徐聞縣。盡管車廂密閉,車窗外的“呼呼”風聲依然清晰可辨。

              徐聞風力資源豐富,發展風電成為“十二五”工作重點。“目前,徐聞通過省市規劃的60萬千瓦裝機容量陸上風力發電,稅收可高達一個億。”徐聞縣經貿局局長楊豪告訴時代周報記者。   

              根據今年9月通過國家能源局評審的《廣東省海上風電場工程規劃》,廣東近海海上風電裝機容量可達千萬千瓦,年發電量可達290億千瓦時。這不僅可有效緩解廣東電力缺口,也將進一步推動廣東海洋開發大計。

              廣東第一個海上風電示范項目,已在徐聞新寮鎮開始安裝樣機試驗。目前,廣東已建成投產的陸上風電裝機容量約90萬千瓦,正在建設的約120萬千瓦,另有一批項目正在規劃中。

              “風電作為可再生清潔能源,在國家鼓勵下發展很快,但電網建設配套不上,尤其西部地區,這是行業發展的最大瓶頸。”廣東粵電湛江風力發電有限公司副總經理曾長奕說。

              農業縣“做夢都想招商”

              徐聞地處中國大陸最南端,與海南島隔海相望,距湛江市區100多公里,距離廣州700多公里。這里土地肥沃,日照時間長,長期以來以發展農業為主。去年,該縣農業、工業和第三產業的比例為47:14:39。

              “徐聞工業非常薄弱,只有農產品(14.65,-0.15,-1.01%)加工,如糖廠、對蝦加工廠、菠蘿罐頭廠等。無工不富,尤其是取消農業稅后,我們財政壓力更大,做夢都想招商引資,發展工業。”楊豪說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 但是,由于地理位置限制,招商很難。“2008年‘雙轉移’,我們跑去珠三角跟人家企業講,轉到我們這里來吧,交通優越,連通海南,土地平坦,最低價出讓,但只有很少企業愿意來。”楊豪苦笑,“離珠三角太遠了,他們寧愿選擇附近的清遠、河源。所以,我們只能利用本身資源來發展工業,而風能則是我們的一個優勢資源。”

               2002年,聯合國及國內風電專家深入徐聞考察選擇測風點。兩年測風結果表明,徐聞風力發電潛力大:地處雷州半島最南部,三面環海,既有來自南海的東風,又有瓊州海峽特殊地形凝成的強大氣流掠過上空,使東、南、西三面海岸上空常年吹三級風以上,形成理想的風電開發資源。

              “開始時,縣委書記、縣長親自出馬,請廣東粵電集團來考察投資。”楊豪回憶。當時粵電來這里測風,發現這里年平均風速6米/秒,一年可發電1700多小時,年發電量不高于1億千瓦時。“當時上網電價較低,1千瓦時電大概5毛錢,年產值5000萬元,但粵電核算的成本要6500多萬元,因此一年要虧損1000多萬元,他們就不樂意了。”

               “后來,上網電價有調整,每千瓦時電0。689元,我們趕緊抓住政策,又與粵電洽談,最終與他們確定合作協議。”楊豪介紹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 2006年7月,徐聞洋前風電項目在新寮鎮后海邊啟動,這是粵電集團在粵西地區開發的第一個風電項目,也是粵西首個風電項目。經一年的測風,第一臺樣機在2007年10月安裝試產。兩年后,33臺發電機組裝機完畢,總裝機容量4。95萬千瓦,投資5。2億元。根據徐聞縣經貿局提供的數據,洋前風電場去年發電12327萬千瓦時,創造產值8400萬元,上繳稅費1260萬元。

              從陸上到海上

              粵電之后,各大電力企業紛紛搶灘徐聞。目前,中國華電集團、中國電力投資集團兩家央企、廣東粵能一家省企,均在徐聞布局風電場。

              這四家企業在徐聞共有11個項目,其中,1個已經投產,3個在動工建設,1個取得省核準,2個取得省路條(即省發改委同意開展前期工作),5個完成前期測風工作。

              “每個項目裝機容量都是4。95萬千瓦,因為5萬千瓦以內只需省里審批,超過5萬千瓦需國家審批,過程漫長。”楊豪說。對粵電公司來說,他們不滿足于在陸上建風電場,已經開始進軍海上。該公司新寮海上風電場已取得廣東省發改委的路條,現在已開始安裝樣機,這是廣東第一個海上風電示范項目。

              海上風電技術從歐洲發展起來,最為成熟。我國海上風電目前只有一個項目,就是上海浦東東海大橋海上風電場,總裝機容量10萬千瓦,投資23。65億元,年發電量2。67億千瓦時。國家規定,海上風電場必須建在離海岸至少10公里,水深10米以上的海面。因此,開發成本大大提高。

              “據歐洲經驗,海上風電成本為陸上的2-3倍。”曾長奕解釋,“上網電價也不好確定,若以現在0。61元/千瓦時的定價,可能會虧本。所謂示范,就是讓我們摸索。”  

              粵電新寮海上風電項目后,將會有更多海上風電場誕生于廣東近海海域,如陽江海陵島、珠海桂山島。今年9月,國家能源局通過《廣東省海上風電場工程規劃》評審,這意味著廣東海上風電的開發將會更有秩序,布局更加合理。根據規劃,廣東近海淺水區(5-30米)風電裝機容量可達千萬千瓦,年發電量可達290億千瓦時。這是廣、深、莞三地居民一年用電量,將大大緩解廣東用電缺口。 

              廣東是“一次能源短缺”大省,今年最大用電缺口是400萬千瓦。而預計用電量在“十二五”和“十三五”期間,年均增長率為9。2%和5。2%,到2015年和2020年,年用電量分別為6060億千瓦時和7800億千瓦時。

              如果算上近海深水區(30-50米),則年開發容量達7500萬千瓦,潛力無可限量。廣東省海上風電場規劃研究成果顯示,在2015年前,可開工建設3到4個百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;2020年,還將再增加5個百萬千瓦級海上風電基地。

              電網配套瓶頸

              在巨大發展前景面前,楊豪難掩心中的激動:“以已經投產的粵電洋前風電場為例,所有的風電項目若全部投產,每年產值過8億元,稅收過1億元。”但是,徐聞將走得更遠。該縣規劃在“十二五”期間,陸上風電規模為120萬千瓦的裝機容量,海上則是150萬千瓦。楊豪估算,稅收可達5億元。

              實際上,廣東各地都在積極推進風電項目。汕頭南澳島早在2003年就開始建風電場,是廣東最早發展風電的地區。南澳一位公務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,南澳以漁業和旅游業為主,財政收入3000多萬元,其中,有近千萬元系風電場貢獻。因此,發展風電對地方而言,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而對電力企業,這也是未來的發展方向。

              “布局可再生能源,對我們來說,是必需的。”曾長奕說。盡管如此,風電相比煤電,價格高出許多。目前,國家對風電實行分區定價,分為1-4類資源區,上網電價最低為0。51元/千瓦時,最高為0。61元/千瓦時,煤電價格則為0。44元/千瓦時。

              因此,為鼓勵發展風電,國家于2006年1月實施《可再生能源法》,規定可再生能源發電優先上網和電網企業全額收購上網電量。

              “我們的風電都被南方電網收購了,他們必須買,盡管以這個價格買,可能會虧損。”曾長奕說。同時,為了彌補電網企業損失,國家又規定,風電上網價格高于標桿價格的部分,在全國電網平攤。“等于說,電網用他們在煤電、水電等方面賺的錢,來補貼風電的虧損。”曾長奕說。

               在這樣的情況下,我國風電蓬勃發展。2010年,我國新增風電機組12904臺,裝機容量月均1900萬千瓦。 

              “但電網建設跟不上,電發出來卻送不出去,尤其是在內蒙古、新疆等風力資源豐富、人口稀少、工業也不發達的地區。這是目前制約風電行業發展的瓶頸。”曾長奕說,“廣東每年都電荒嚴重,風電再多發展一些,也不怕用不完,關鍵在于電網配套跟上。”  

              讓楊豪感到振奮的是,南方電網已經在徐聞地區加快電網改造。

        Copyright ? 2019 山東菲達電器有限公司 備案號:魯ICP備18032562號 技術支持: 威龍商務 營業執照
        夜色福利院在线观看免费